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残章 弥望 一

残章 弥望 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声明:这是风印的残章,诸多结局的一个,会不会成为大结局……还是等写完再说吧。如果觉得此残文太虐而失望者,还是,不要太悲观。因为、因为、因为我也不想当后妈……
  —————————————————————————————
  梦醒来,繁芜落殆。满地琼花成过往,一点明月窥人,知无奈。
  ——《弥望集》
  1
  骢演二年,辰殿影将军于依玛儿河畔大败钦颜旭达罕王,凯旋而归。帝晗出城十里相迎,设宴辰德殿为其接风。
  恢宏的紫辰宫门殿辰德殿,高出整个雷城的地基五丈有余,在民间望去仿佛腾在云间的天宫。五重檐顶,金宇堂皇,鸱尾扬厉地伸向青天之上的星辰,雄长之气充盈于天地之间。五座栈桥如同流虹一般从高高的辰德殿铺到人间,承霄山亘古积沉的湛卢石在黄昏的赤金色阳光中,安静地反射着青而沉的光泽。
  辰德殿里,群臣分行下座,把酒谈欢。偶尔有好奇的年轻面孔从低声的应酬中抬头,打量打量独自饮酒的凯旋之人,眼里尽是惊羡与敬慕。殿中是一条窄长的水道,明蓝色的水砖边上,四百个长袖的舞姬正在和着丝竹弦歌翩然起舞。她们的身姿妖娆,翠绿的水袖高高抛起,然后缓缓沉下,一起一伏恍若粼粼千寻浪潮。
  大殿的尽头,在两条螭龙盘亘的龙椅上,披着玄色冕服的帝王仰着头,静静地望着藻井。他的眼睛是沉黑色的,就像游方口中最纯净的黑曜石,只不过他的焦距总是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仿佛这宴与他毫无关系。
  他的身边有一座垂着金华绣缦的纱珑,里头的一双翦水美眸,竟出神地看着剑履登殿的将军。将军不过三十多岁的样子,束着青沉色的战甲,身后一袭赤红的披风,腰间隐隐悬着一柄重剑,竟比常剑阔二指。他的左颊有一道浅浅的疤痕,可除却这隐秘的瑕疵,这个军功栩栩的男人竟没有一丝蛮勇之相。
  甚至,还很清秀。
  倒像一个没有什么脾气的读书人。
  看着他良久,皇后轻笑一声,从帷幔中伸出凝霜皓腕,轻轻搭在龙椅上。她似是漫不经心道:“晋将军今年也三十七了,为何还不成家啊?”
  榻上的男子没有回话,依旧一个人品着青瓠酒。青瓠酒原产自晋域,尤以晋都孤竹为上乘。据说,那青瓠酒若在孤竹城外深埋十八年,吸南丘之精气,可酝酿出极醇的味道。
  十八年……将军轻轻抿了一口,光阴,不过他手中一箭。当年簇新的战甲,如今已磨得腋下的铁叶子光滑如镜。
  皇帝听到了,也看到了发妻有些封冻的脸色。可他没有斥责那个为他拉动战车的人。他只是回过神来,故意错开道:“雍睍可是要回来了?”
  皇后面稍霁,山水雍容的风仪重又回到了这个被传为神话的女子身上。她笑着点点头:“左贤王修书说,因为紫萝又有身孕了,所以可能要晚个两三日才能回来。越澜也硬是要跟着来,说是要看看皇上……”
  皇帝低头拨弄着榻上的酒壶,也为自己倾上一注。听到越澜要回来,脸上凌厉的线条也缓和了下来。“澜儿吗?朕正打算要为他准备大婚。”他拍了拍座下的龙椅,“朕这个位子,早晚是澜儿的。”
  皇后眼里闪过一丝黯然,别开脸去不再说话。若不是她二十余年无所出,龙脉也不会传到旁支去。不过,只要是神话,总是有代价的。天子后宫惟余一皇后,二十年专宠不衰,她已满足。
  皇后回过神,却蓦然发现自己的眼光又投到了将军的身上。将军正举着酒盏打量着纱珑里的皇后。他的眼眸也是纯黑的,甚至有乌金似的光泽,不过不似皇帝那么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