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三十一、北胤、石棺和血禁武士

三十一、北胤、石棺和血禁武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轩瑶倚着石门翻了个身仰躺在地上,萤石的光亮柔柔地印在她的额头,但她的眼神却在看不清轮廓的穹顶上飘忽。秦雍晗就这样离开了,他的天都要陨她的命。她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一柄剑,怎么会故意把她关在石洞中……
  还是这根本就是君王的宿命?不管是否愿意,脚下都是累累白骨。亦或是他本来就知道剑里的玄机,带她前来不过是想她做个剑祭?她渐渐缓过来气,心里失落得也懒得多想,本来就是该最冷酷无情的人,能指望他些什么?
  嗓子干得冒火,她舔了舔唇茫然地四处望望,看到五十步开外的那条暗河,不禁于悲苦中多了丝欣然。有水就好,顺着水流说不定能找到出口。
  她迈着虚浮的步子过去,就着萤光看清明的水面,掬起一捧欲饮,却感觉不太对劲。她警觉地把手中的水漏掉,然后扯下本已稀巴烂的轻纱,举到水面上松手。
  轻纱一触到水面就直直地沉了下去,不多时便沉得不见了踪影。
  这条暗河居然是弱水!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可刚迈开步,就听到“嘶”地一声,褥裙变成了超短裙。她低头一看,胃里一阵痉挛,然后听到自己凄厉的尖叫。
  不过片刻,地面上竟耸出一片白森。如丛林一般的手骨都被她的尖叫唬得愣住。但在下一秒又努力上举,直到露出手肘才弯下手臂撑着地,徐徐拱出土层。楚轩瑶咧起一边嘴角吐掉嘴里的苦涩——好啊秦雍晗……估计刚才摸大腿的是它们了……
  她见它们拱得甚是困难,突然瞥见不远处供天都的黑玉方台。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咬咬牙拧着裤腿跑过去,路上踩坏不少刚拱出来的头颅。在触到那方台的刹那,脚腕上传来一阵剧痛,尖利的白骨狠狠刺进了脚踝。她痛苦地叫喊着蹬腿,却看见另一只手骨穿出土层正要向小腿劈下去。手扶着腰正心沉望绝,电光石火间就这样突兀地触到了影月。
  她想起那个襟如月的男子轻笑而悲哀的眼眸。
  “你也许用得到它。”
  楚轩瑶当下拔出影月弯下腰闭着眼睛平挥过去,刺着脚踝的手骨齐腕而断。她赶紧缩回腿,背后立刻传来“叭”地一声。那截指掌狠狠地戳在地上。如果再慢半刻,这条腿也就废了。
  撑住石台连滚带爬地腾到高处,她攀住石壁到处敲敲却没发现任何空响。黑玉方台背倚着花岗岩壁,两面有薄层围拢成一个神龛,楚轩瑶绝望地坐在台上,心一横拔出脚踝上刺着的白骨。血立马顺着漆黑的玉色下流如注,底下的白骨疯狂起来,张牙舞爪地把骨节抖得嚓嚓响。
  楚轩瑶恐惧地粗喘几口,睁开眼看了看周围。底下,无声的血禁战士正在一个个爬出土层。它们有的披着拂朽的战甲,有的戴着带额铁的战盔,黑洞洞的眼中除了蜘蛛什么也没有。他们的嘴大张着似乎在呐喊,露出满口白牙,但是除了自己的呜咽,她什么也听不到。
  她猛地一甩匕首,翻腕上切进三寸肋骨上,然后左手对着它的颈子猛一拳,那跃上来的骷髅兵就瞬时化作了尘土。她看着影月在自己手里舞出一道道流光,温雅却透着一股淡淡的杀气,让她诧异自己身手。她本能地狠狠一抖腕,锋刃所过之处,白骨应声而断。
  可她知道撑不了多久了,她又渴又饿,气力只不过源着求生的本能。影月的剑芒流淌得越来越慢,腿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化脓。她能感觉到皮肤下有不安分的腐虫在横冲直撞,那种冰冷的腐气正从伤口处向四周扩散。而因为黑玉方台太小,骷髅兵又太多,很多就站在不远处很老实地等,打算车轮战碾死她。
  她再也不单纯地以为骷髅兵很垃圾,实践作战告诉她:在冷兵器时代,这种亡灵兵种很好很强大。
  正当一个头骨发黄、失了半边脸颊的骷髅跳上来时,她感到手腕上一阵轻微的暖意,那串景泰蓝手链放出微弱的蓝光。面前的那个骷髅兵偏了偏脑袋看看她的手腕,居然愣在那里不动了。楚轩瑶大喜,擎着左手迎上去,结果那个骷髅兵盯着她绝处逢生的表情,举起大斧就劈了下来。
  “妈呀你没事发什么光啊,我还当它怕你呢!”楚轩瑶看着劈下来的大斧不无伤感地想。她没有注意到,手链六芒星吊坠上的圣母图案,早已变成了苍狼与重剑的图腾。
  下一秒她听到咣当一声,擎上去接那一斧的右手被震得脱臼,月白色的匕首嗖地一声钉在不远处的地上。楚轩瑶往左打滚躲过力沉山河的一斧,黑玉方台应声而断,她也“砰”地一声摔在地上。她立马跳起来,却发现周围三尺之内的骷髅兵都慢慢退开,围成一个大圆不动了。
  她低头看看暖意更盛的手链,小心翼翼地举着左手走了几步,那个空出来的大圆就随着她甚是不稳的脚步游移。她定下心遥遥一望,却依然发现无路可走。她捡起影月,漫无目的地一跛一跛走到弱水边,身后的骷髅兵都站在两米开外,围成一道骨墙——它们也怕弱水?
  她把手浸在里面洗了把脸,又沾了些涂在唇上。只要不多喝,弱水并不致命。咬着牙用影月剔掉脚踝上的腐虫,她再次起身却折向黑玉方台的左面。那边穹顶上的萤石没有天都上方那么多,所以显得很昏黯。隔着几道石方,洞窟的左上方被隔出一个小小的空间。她想去那看看,却意外地发现一颗硕大的淡黄色猫眼石。它嵌在半人多高的石壁上,足足有她的手臂那么长,颜色透明似琥珀,中间一道纯金色的细线。“刚才怎么没看到?啧啧这搬回去能卖多少钱啊……”她苦笑着对自己开了句玩笑,瘸着腿上前摸摸。她突然醍醐灌顶地回过头望望,这才发现骷髅兵站的方位正好将这块猫眼石围成一个半圆。
  她用力拍拍那块猫眼石光滑的表面,带着一抹冷冽的无望继续向黑暗深处走去。她没发现,背后那块猫眼石的纯金线骤然一动。
  突然楚轩瑶感觉左手像是被人拉着一样向前平伸,石壁的尽头突然腾起一团雪白的泓亮光焰。楚轩瑶大骇着想把手链解下来,但是手链上的蓝光却不许她触碰,一味地想和尽头的光焰融在一起。她被吸着走了十几步,慢慢看清被立柱所拱卫的地方。那里居然横陈着一口石棺!她倒吸一口冷气开始往后跑,可没跑几步路就改成贴着地面爬,最后被左手牵引往石棺的方向拖去,地上留下五道抓痕。
  楚轩瑶吃着冰冷的土沫,看那抹蓝光越来越盛,祈祷里面的骷髅头不要拖着自己吃掉,或者像《木乃伊归来》里面那样接吻。当她一头撞上石棺壁的时候,她听到沉沉的启棺声在空旷的洞穴中萦绕。不远处的白骨大军一齐跪下行了个战礼,然后突兀地消失,若没有地上密密麻麻的坑她不会相信它们曾出现过。待棺盖泄出一道银白色的光亮时,那串手链一黯,继而死死地嵌在了棺壁上的凹凼上,就像一副天生的枷锁。她惊慌失措地坐起来却不敢抬头张望,只是举起影月打算殊死一搏,最坏不过是砍断左手。她把冰冷的刀锋贴在手腕上,同样冰冷地想。
  在射出明亮白光的缝隙中,一只手朦胧而悠缓地探了出来,带着温暖的热度。并不是苍白的、令人恐惧的白骨,只是被泓亮而温暖的白光覆着的光晕。那只手上缚着一枚沉黑的指环,是纯粹而古拙的玄色。它进得很慢,似是不敢确信一般。楚轩瑶闭着眼睛在地上挣扎,却挣脱不开。
  她心一横苦苦地扶着棺壁站起来,猛地发力覆过那口棺木,下面除了极盛的白光她什么也看不到。她把影月死死插在缓缓移开的棺盖中,用尽全身的气力往身侧拉想把棺木盖住,可是即使她咬牙到底也只能卡住移开的去势。那只手似乎顿了顿,又毫不迟疑地像钉在石棺壁上的手链伸去。而自己的左手也不听使唤般,向前欲与之交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