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三十二、敕柳先锋

三十二、敕柳先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晓得不?我们先锋营的统领定下来了,是个期门宫的学生,听说还没肆业。”毛老三凑过去对那个磨着刀的汉子讲。
  “哪儿听来的,我不信。”
  “别不信啊,顾千总昨天还为了这事和幽老大吵了一架呢,”毛老三叹了口气。“先锋营总共两个千人队,一半是他辛辛苦苦训出来的;现在倒好,他这个千夫长倒只能当个护军,自然咽不下这口气。这不,一定要和那个小毛头兵比比。说实在话我也看不过,我都参军七年了还只是个百夫长,他一上来就做统领了!”
  “到底是哪个?”霍先半信半疑地看着他,“我见过没?”
  “就是老跟着幽老大巡营,马骑得摇摇晃晃的那个。那眼睛水灵的……”
  “男娃女娃?”
  “我呸!”毛老三推了他一把,“敕柳营里头有女人,我们这帮老鳏夫老早疯掉了!”
  霍先摇了摇头继续磨刀:“有你那么形容男人的吗?还水灵……”
  这时霍殷踢开门扯开嗓子大喊:“哥、老毛!快去校场看看,要比了要比了快快快快快……”
  毛老三蹦起来嘿嘿一笑,“走走走看好戏去。诶对了老霍,小霍口吃越来越厉害了。”
  ☆
  晋印炽静静地站在幽千叶身边,看着军士们从营帐中钻出来,从四面八方涌到校场上。他听到幽千叶温和地对顾锦谦说:“要比什么随你挑——马术除外。”
  顾锦谦冷眼瞥了眼晋印炽,抬手拍了拍那匹五花马的马头,“就比马术。”
  “锦谦,谁小子有你好命爹是开马场的?你们都是敕羽部的,自然比射术。”
  顾锦谦高傲地一笑,一转头飞身上马,“好!既然这样,我骑射他定射,到时候不要说我欺负小孩子。同样是十个靶子,谁中得多就算谁赢,彩头就是先锋营统领。怎么样?”
  黑甲青缨的骑手从副将手里接过三斛五斗大弓,腿一夹马肚进了校场。他勒住马缰停在校场一角,无意识地用马鞭叩着马头。离他七十五步开外竖着十个木靶,每两个之间相距八步而已。四面的人群看他一抖马缰,立刻安静下来。
  一阵鸣谪,顾锦谦催动马的一瞬已经射出第一支箭。座下的五花马飞踏一步,肌肉像波浪般翻腾。他一呼吸间抽箭引弦,箭势如虹地稳稳扎进描红的靶心。十箭下来流利的动作引得观场的军士一片叫好。
  一个军士跑过来对幽千叶说:“八中红圈之内,其中三箭穿心。”
  顾锦谦遥遥对着他扬了扬大弓,“轮到他了!”晋印炽感觉到幽千叶轻轻推了他一把,在身后说:“不要给我丢脸。”
  他接过铁胎强弓,腰上的箭壶里插上十支箭。军士们带着玩味的神色看那个穿着深绿色絮衣、外披薄甲的十六岁少年走到校场上,头上的蓝色方巾在初春的冽风中飞扬。他看了看顾锦谦留下的马蹄印,又抬头目测了一下十个靶子的距离,开始后退。
  “丫的这小子要干啥啊?弃场?”毛老三靠在校场的木围栏边,叼着根烟斗说。
  “不像。”霍先看着他越推越远,眼里闪过一丝疑虑。少年已经退到校场边了,那里离靶子已经足足有一百一十步。那么远的距离,草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点,红心就更不用说了。
  晋印炽看看已经退无可退,就开始往校场正中间走去。他在第五个靶子正前方站定,伸出手探探风的方向,然后逼迫自己静静呼吸三下。突然他迅速掏出九支箭搭在铁胎弓上,举弓平对,眯起眼睛轻轻拨着箭尾,把强弓急速拉满。
  半呼吸间上弦,一呼吸间瞄准,在战场上你没有更多的时间,九泓逐月更多得是凭感觉;但连射更有用,因为连射的每一箭中都盈满了十分的力道。他的脑中萦绕着师母的话,毫不迟疑地放手,九支箭带着颠沛莫御的力量奔向草靶。
  “疯子。”毛老三口中的烟斗“啪嗒”掉落,愣神地说。
  九箭齐出,晋印炽没有丝毫停滞,翻手抽出最后一支箭,微微倾身搭弦而射。幽千叶只是看到一道强劲的箭气在校场的草地上划出一道浅浅的痕迹,所过之处稀草分向而动。
  “他的连射太快了……”霍先目瞪口呆地看到最后一支箭几乎和前九支同时“叭”地一声钉在草靶上,尾羽在风中飒然而动,不禁惊叹道。
  从校场另一边跑过来的军士站在幽千叶面前,看了眼折回来的晋印炽,颇有些不安地说。“九中红圈之内,五中红心。只不过第五靶上的一箭……脱靶。”
  “哦?”幽千叶轻笑着,神色有些将信将疑。晋印炽在他身后轻轻摇摇头,“不会。”
  幽千叶浅笑着一挥手:“再回去看看!”
  不一会儿那个军士就按着帽子跑过来说:“没脱靶没脱靶。刚才……那个正对靶的一箭把先前顾千总钉在红心上的箭从尾羽处劈开,横穿过去。原先的箭被劈成两半掉到草地上了,所以看到只有一支箭钉在那里,我们以为是脱靶。”
  幽千叶看着顾锦谦变了颜色,拍了拍他的肩:“服不服气啊?”
  他也是个爽快人,哼一声扭过头:“不服!要杀人谁不会,统兵之人就应该稳坐中军而运筹帷幄!”
  幽千叶好脾气地点点头,战盔上的白缨絮絮而动。“行,传千夫长以上军衔者到中军大营来,”他轻笑着盯着两人说:“让我们看看你们两个怎么个纸上谈兵、运筹帷幄。”
  二人飞身上马驰向中军大帐,行着行着幽千叶发现晋印炽居然没跟上来,勒马回身一看,他正红着脸勒着缰绳在校场上游荡。他一下一下夹着马肚,可是“印炽”才不理他,自顾自在那里嚼草。晋印炽狠了狠心抽了它一鞭,它气呼呼地颠了三颠。幽千叶又好气又好笑地对早已忍不住笑出了声的顾锦谦说:“要不你教教他?”
  “马术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那匹马。早点换了,那么随着它的性子早晚出事。”
  “他死也不肯。”幽千叶对身侧的传令兵说:“把他给我牵到中军营帐来。”
  传令兵尴尬地咳了咳嗓子道:“是。”
  ☆
  顾锦谦伸出手指在舆图上遥遥一划,在连暮山和莫雷山的八字头上绘出一道短短的弧形凹线。“用风敕骑军把这里围起来,堵住西华军的退路,然后来个前后夹击、瓮中捉鳖。我们的装甲比中原任何一支骑军都好,阵后的轻装散骑不会是重骑的对手。西华除了青劲就全是垃圾,那时候沈长秋那老儿肯定把青劲全派到西界关下面攻城去了,所以不用怕他们。再用敕羽掠两翼,”他指了指弧形的两边,“他们敢冲哪边就射哪边,射死他们。”
  幽千叶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转而问晋印炽:“觉得这样好吗?”
  晋印炽皱了皱眉头看了很久,然后缓缓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
  “我们的人太少,阵线就拉得太长。西界关总共有七个大门,长达三里,莫雷山和连暮山其实比我们想象中离得要远得多。这样算来,”他指了指那条弧线,“这里足足有十里,真得放开风敕围起来不是不可以,只是总共十五个千人队,最多最多只能排成三个横行。青劲除了陌刀手之外还有七个百人队的长棘人。长棘营虽然人少,但是他们组成长枪方阵连钦颜鹞骑也害怕得很,他们一定会护在西华中军帐边,不会被派去攻城。即使不是长棘营,只是一些散兵,只要在任何一个地方冲出道口子,我们的合围就算崩溃了。而我们无法回救——重骑的速度肯定没有殿后的轻骑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