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风印 > 三十四、和镇斗殴事件

三十四、和镇斗殴事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楚轩瑶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三个人正在屋子里窜来窜去直忙活——她向来将睡神当作主神,秦雍晗一开始老是要骂她,不过现在好像很久都不来叫起床了。
  山脚下的和镇来了九原的马帮,正要收山货,主要是些药材和狰皮。他们来得向来很准时,一年两趟,一趟是雪化春生之季,另一趟是秋末雪扬之前。
  每年这个时候巨牧村都要清空一半的人马,到和镇这个集镇上去交付山货,顺便在那里玩几天。楚轩瑶听那个断了门齿的程少白讲到过和镇,无非就是青楼里的姑娘有多漂亮,青楼里的香薰有多诱人等等……现在想不到他们也要去了。
  楚轩瑶看秦雍晗也默默地打点行装,也知道不能一辈子窝山里头。她整理好什物,把小鼠放到后院里驱走,又把梳篦留在了莫芙的枕头下——她晓得莫芙很喜欢那把嵌着精致黑玉的梳篦。
  四个人居然说说笑笑赶了二十里山路,在山里一个猎人搭建的窝棚里将就了一晚,第二天赶到和镇时正是日上中天。莫家兄妹去找马帮交货,秦雍晗则一个人不知道游荡到哪里,把楚轩瑶一个人留在酒肆里喝茶。楚轩瑶从中午喝到下午,其间昏昏沉沉地打了几顿瞌睡,待到他们回来就神清气爽地吃晚饭。
  “今天是金羽节,和镇晚上没有宵禁还有庙会,索性在这儿住一晚,如何?”莫芙突然放下碗筷提议,楚轩瑶咬着筷头凑过去,“什么是金羽节?”
  莫延一摆手:“外乡人不知道也难怪。金羽娘娘是连暮的神啊,每年的三月廿一是我们祭拜她的日子,那时候集镇特别多。晚上还有社戏呢,看不?”
  楚轩瑶笑了笑摇摇头,拉拉莫芙的手准备找她去逛街。结果莫芙比较愿意跟从她哥去看戏,连秦雍晗也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楚轩瑶豁然一挥手:“那你们去吧,我很耐得住寂寞的……”
  她看他们三人一走远,就一个人跑到热闹的街上遛胃。看惯了宫里的东西,和镇小贩粗陋的货品实在有些上不了眼,上得了眼的又没钱,走马观花地走了百十步就折了回去。到处都是金色的和气女像,慈祥得像隔壁大妈,双层的下巴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
  回到酒肆里继续自饮清茶,里头坐客稀稀拉拉的,也就把眼慢慢阖上了。再睁开时外面正敲锣打鼓地迎过一尊木雕神像,一大帮人鱼贯而入,小小的厅堂里立刻喧闹起来。
  “看到了没?那才叫绝色……”蓝衣的年轻人轻声说着指了指楚轩瑶,黝黑的皮肤上闪过一丝虐笑:“你能让她光着身子从街这头跑到街那头,我就把小红让给你。”
  “嘿,我能让她光着身子跑我还要小红?笑话!”穿着黑色锦缎的高颧骨中年人淫亵一笑,朝她大摇大摆地走去。“叫兄弟们来做个证,只要她亲我一下,你就付我三十银铢!”
  “成!”
  ☆
  楚轩瑶也不介意别人和她拼桌,只是前来拼桌的大叔有点外星血统。他咧开丰厚的性感嘴唇露出里头的黄牙:“妹妹,一个人?”
  楚轩瑶领略着寒意摇摇头,伸出手提起茶壶给自己斟一杯。
  那个颧骨很高的大叔笑得丢了眼睛,看看矮小的楚轩瑶丝毫不掩饰眼中淫邪的光:“在等哥哥吧?”
  她哗啦把水洒在桌子上。
  这“哥哥”一词太有歧义了,大叔不会把这当作第一人称吧?
  楚轩瑶朝他为难地一笑,放下茶壶欲起身离开,却在抽手的一瞬被他按住了。他立刻把她的手包在手心里,不轻不重地捏了捏,然后在她的手心留下一个黄澄澄冷冰冰的玩意。他看楚轩瑶瞪大了眼睛,以为被那一个金铢吓坏了,不禁呵呵一笑在她光滑如丝的手背上乘机摸了两下。
  居然以为我是……想到了老妈传授的防狼强招,心下瞬时有了计较。
  黑绸男只看到她抬头温顺地一笑,然后瞬间坐到他身边的条凳上。他立马咧开全部的黄牙,以为她要主动*。可那个女孩一坐下就狠狠地撕开她那件布衣衣襟,在他回过神之前“啪”一耳光把五指印鲜明地印在他脸上。她满意地看见他淫邪的笑还凝固着,但完全被她弄傻的神情,乘机胡乱地用洒到茶水的衣袖揉了揉眼睛。然后捂着头抵在桌子上,拉开嗓门气状山河地喊:“非礼啊——非礼……”
  整个酒肆安静了一瞬,立马有年轻人跳出来对那个男的直言相加。
  但那男的也不好对付,冷冷一笑把她拎起来:“小看你了臭娘们!”他一使眼色周围站起七条汉子,推推搡搡地把那个仗义执言的人推出酒肆外。另外的人不用推就跑了大半,剩下的等着看好戏,这可大大出乎楚轩瑶的意料。
  小二躲在堂后瑟瑟发抖地哀求:“各位爷行行好行行好吧……莫要在小的店里头动手哇……”
  黑绸男一冷笑,“不动手,只让这娘们脱guang了在这里跑三圈,给爷们看看就成!”
  楚轩瑶冷冷推开他,“畜生!”不料又被他很没面子地揪回来,开始狞笑着剥她肩上的衣服。她的脸涨得通红,倒不是因为露出了里头象牙色的深衣,而是秦雍晗正站在酒肆外头,正很惊异地盯着她。
  然后他冷下脸去,好像在说:这种长条形身板也有人窥觑啊。
  刚才楚轩瑶之所以敢骂那老男人“畜生”,就是因为看到秦雍晗正逆着人流踱进来。
  秦雍晗回过神四下望望,抄起一条板凳面无表情地朝黑绸男走去。一大帮人正挤着一张和黑绸男一模一样的淫笑,看楚轩瑶奋力揪住衣服和他拼劲,有几个还正欲跑过去按住她的手脚。他们没有看到秦雍晗散发着腾挪杀气的眼睛,就算看到的话,也会自动忽略这种穿着粗布短锡的里山人。秦雍晗走到黑绸男后头,终于有人想拦着他问话,没想到他拦腰狠狠一扫,黑绸男和长条凳都“轰隆”一声飞过柜台,砸在酒架上,盆盆罐罐碎了一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