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童养媳是个什么鬼 > 第十章 识破假道士

第十章 识破假道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余妙见过柳叶道长,他脸上的伤已经消肿了,但隐隐还是能看到些淤青,当时雅君可能是手重了些,这也跟她的职业有关,她来刘子伦家的事是瞒着雅君和唐菲的,无非也是不想让她们担心,刘子伦又在她面前如何如何的说着他第一次见柳叶的场景,她想,也许柳叶是有些法力的吧!当下也放下了心。
  
  柳叶依旧穿着他那身道袍,背着那只装着法器的布袋。手中稳稳拿着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
  
  柳叶第一次见到余妙是不看好她的,不过就是一个小丫头,到这里招摇撞骗!于是他便不去理会余妙自顾自的在那里念着咒语。
  
  而余妙则是慢悠悠的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请问刘先生有酒吗?最好烈一点的。”余妙抬头问道。
  
  刘子伦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整个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在客厅里来回走动着,心里是既怕方小茗来索命,又担心她不来。现下听到余妙的问话,楞住了,她在这个时候还要喝酒,是壮胆吗?
  
  “有一瓶威式纪!我去拿!”毕竟是自己请来的客人,不过就是一瓶酒,说完他便去了饭厅的展台,从上面拿了瓶酒下来。
  
  “洋酒?”余妙看到放在自己面前的酒和杯子道,“我平常都喝二锅头,这酒也不知……”余妙没有再说下去,便开了酒,倒了杯,浅尝一口。这酒虽然没有她平常喝的烈,但味道却更爽口,真是别有一番风味,不由得又多喝了几杯,奈何自己酒量太好,整瓶已经下肚,也不见有醉意。
  
  “还有吗?”余妙无奈的提起空瓶对着刘子伦问道。
  
  “有的。”这次,他又拿了两种洋酒过来。这些酒是他闲来无事,买来增加自己品味的,不算很名贵,但也花了不少钱。但想一想,只要能收拾了方小茗的鬼魂,几瓶酒算什么。可这余妙也真能喝,这不,才几分钟,第二瓶也快见底了。
  
  柳叶瞧见这边这情况,蔑视了一眼余妙,敢情她过来是骗酒喝了,这姑娘家家的,没想到竟是个酒鬼!然后又继续念他的咒,撒他的符。
  
  就在这时,迎面吹来一阵凉风,柳叶立马喝道:“恶鬼,你终于出现了!”
  
  听到此话,余妙与刘子伦的目光双双看向柳叶道长。
  
  “在哪里?”刘子伦率先问道,当下着急的往四周打量着,双手护着自己的脖子,生怕那日的情况又再来一遍。
  
  而余妙则是疑惑,她虽然现在还没能开启紫瞳,看不到鬼,但是她却感觉不到危险。那会不会是自己过着平静的日子,渐渐失去了警觉?望向柳叶的目光更加的深邃。
  
  就见柳叶拉着刘子伦将他挡在身后。右手一抬,桃木剑已然向前刺去。
  
  “既然你不知悔改,那贫道就不客气了!”柳叶拿着剑在客厅中央挥舞着。奇怪的是居然能看到他的面前有一些青光若隐若现。
  
  “难道是真的出现了?!”余妙喃喃道,正想出去帮忙,才一起身,转念一想,紫瞳还未出现,此刻她什么也看不到,又能帮什么忙,于是乎她又坐了下来,自饮自酌!只是这饮酒的速度快了许多!
  
  “哪里跑,看剑!”
  
  “小心!”
  
  “在你左边!”
  
  “小心你的头!”
  
  “小心手臂!”
  
  “在你后面!”
  
  ……
  
  柳叶的声音响彻客厅,刘子伦却只能漫无目的地跟在柳叶的身侧,任由他拉着自己左挡右避。
  
  “小姑娘,你不是也是来这里捉鬼的吗?看着贫道这把老骨头,也不来帮帮忙?!”柳叶道人看着无比悠闲的余妙,似乎她不把自己灌醉就不罢休似的,就想故意为难她一番。
  
  “道长好本事,余妙就不添麻烦了!”余妙本说的是她心里的大实话,但听在柳叶耳朵里却是另一回事!
  
  她在嘲笑他,或者是想坐收渔翁之利。想他柳叶纵横驱魔界十几二十年,岂是能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嘲笑。他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她出丑!当下便把剑的方向指向她。
  
  “恶鬼哪里走!”柳叶喝道,“小姑娘,你快让开那恶鬼朝你这儿来了!”
  
  余妙迅速的绕开柳叶的剑。
  
  柳叶心道,丫头还有两下子,反应挺快。倒要看看她有多大本事,接着剑身侧挥尾随余妙的身形。
  
  余妙下腰,如同舞蹈演员那优美的动作,将将避过剑尖的指向,然而那剑始终跟着她。刚开始还一直避让着,到后来,终于发觉柳叶是故意针对她,顿时疑惑了,这道长不会是装的吧,如果真的是鬼,岂会有时间来戏弄她?!
  
  在余妙与柳叶上演“追逐”戏的时候,刘子伦已经脱单了,他们俩人都没有发现,刘子伦一个人站在墙角,发出阴森森的笑声,那里灯光很暗,看不见他的表情。而他的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一把水果刀,那明晃晃的刀刃还是引起余妙的注意。奈何柳叶还在与她纠缠,最后她抬手抓住了柳叶握剑的手腕。
  
  “道长,你忘了你的正事儿了吗?”说完,她将目光投向墙角的刘子伦。
  
  柳叶也随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刘子伦右手拿着一把一尺来长的水果刀,此刻正在自己的左手手臂上不停的割,一刀,两刀,三刀……割得血肉模糊,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衫,又顺着他的手臂滴落在地上。柳叶顿时呆住了,这是什么情况?自残吗?
  
  而余妙则趁着此空档,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刘子伦身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水果刀。
  
  “刘子伦,你……”她话还未说完,刘子伦已经反手一推,抬手夺回了刀,这一推,力气极大,余妙被推得后退五米之远,后腰抵到了桌角,一阵刺痛,好不容易稳住身形,刘子伦手里握着刀便朝她扑了过来。余妙快速侧身避过,但后背还是被刺伤了,只听“茲啦”一声,后背就赫然出现一条血痕,她白色的衬衣上晕开了一朵鲜红色的花朵,余妙痛得咬牙,想她从小得到高人指点,武学造诣不在那些武术家之下,尽管这些日子以来,没怎么练习,但自身的灵敏度和警觉性依然还在。居然没能躲过刘子伦的攻击。再看刘子伦,拿着带血的刀放在嘴边一。
  
  “没错,就是你,这血的味道可真美!”声音低沉,嘶哑,完全不是刘子伦的声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