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童养媳是个什么鬼 > 第四章 身体衰竭

第四章 身体衰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四章身体衰竭
  
  上二章提要:
  上三章提要:
  上四章提要:
  上五章提要:
  上六章提要:
  上七章提要:
  上八章提要:
  上九章提要:
  上十章提要:
  张桐是名鱼贩子,就是去养鱼的农户批量低价买进,高价卖出,赚取差价为生。平素生意一般,他家鱼铺附近就有好几家同行,竞争也很强烈。
  直到有一天,张桐在新进的一批草鱼,其中有只十斤左右的大草鱼,守了一天终于在下午的时候被一个客人买了,这附近的鱼贩子都会有帮忙杀鱼的服务,张桐家的也不例外。于是在帮客人杀掉这十斤的大草鱼的时候,破开它的肚子,张桐居然意外的发现它的肚子里居然有一只血红色的小鱼。更令人惊奇的是,小鱼居然还活着。它全身血红,连眼睛也是,肚子上有一些金色的斑点。张桐当时便觉得这是个奇迹,刚巧那天他们家进的鱼全部都卖光了。他便觉得这条红色小鱼是发财鱼,能给他带来财富。于是就买了个鱼缸将小鱼养了起来。
  事实证明他的想法并没有错,之后的一个月,他家的鱼铺子生意超好,每天要进两次货都卖得干干净净。连死鱼那些客人都丝毫不计较全都买走。
  张桐更是喜欢那条红色小鱼,每天给它喂的都是顶级的鱼饲料。把它养的肥肥胖胖的。
  但是没过多久,张桐的母亲过世了,死于器官衰竭,起初他并不在意。认为这老人到了一定的年岁,器官衰竭也很正常,再加上他母亲年轻的时候过了太多苦日子,身体也落下了许多的病根,办完母亲的丧事后,家里的生意依然很好,也就没当回事。
  后来他和妻子薛淑儿在鱼摊卖鱼,不知怎的,薛淑儿就晕倒了,他连忙送她去医院,以为是这段时间生意太好,累到了。
  可医生诊断出来的结果却是器官衰竭!张桐怎么都不敢相信他的妻子才不到50岁,平时身体很好,感冒什么的都很少有,怎么可能器官衰竭?
  想着想着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母亲,同样的死于器官衰竭,这一切都发生在养了那条红色小鱼开始。
  张桐在家里踌躇了许久,为了确定是不是小鱼的原因,他将鱼从家里搬出来,放到了乡下老家。又将妻子接回家,调养身体。
  时间一天天过去,薛淑儿的身体竟奇迹般的好了起来。而他家鱼摊的生意却是一落千丈。
  家里的事情张桐没有对学校里的儿子说,怕影响他的学习,基本上张泽要一个月才回来一次,平时都住在学校里,只知道他爸爸得到一条鱼,家里鱼摊生意超乎寻常的好,而母亲生病这件事,他并不知情。
  张桐眼见着一切又恢复正常了,可是他又有些犹豫了,看着这一天不如一天的生意,附近几家鱼摊每天都可以卖掉一大半,他却只能卖出去几条,有时候守了一天,一条鱼都卖不出去。他开始焦躁不安,夜不能眠,心中蓦然想起生意火爆的那些日子,他不知收获多少同行羡慕的目光,哪像现在看别人脸色。
  那一刻,他想到了那条小鱼,是它给他的鱼摊带来了火爆的生意,可是妻子的病是它带来的吗?他在要不要带回小鱼的决定里痛苦挣扎,最终他还是决定赌一赌!
  他又回了趟老家,把装着小鱼的鱼缸带了回来,这次他是瞒着妻子做的,可是在带回来时还是被薛淑儿发现了。
  “老公,你为什么又将它拿回来了?”她问。
  “你看现在不是没事了吗?说不定就是我们多想了,这鱼跟你的病没有关系!”张桐安慰妻子道。
  “总之我就是不喜欢它,看着它就觉得邪性!”薛淑儿坚决不让他把鱼带进门。
  “现在生意那么差,下学期小泽的学费怎么办?”张桐说到这个,薛淑儿沉默了。
  “就放一两个月,我们辛苦一点,等钱够了,就把它送走!”
  薛淑儿无奈同意了张桐的想法,而带回小鱼后,他家的生意果然逐渐好转过来,可是薛淑儿总是感觉有些不安。这种强烈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张泽回家。
  张桐又去乡下拉鱼去了,而张泽便和母亲管理着鱼摊。看着这火爆的场面,张泽都有些不敢相信。便问他母亲是怎么回事儿?母亲只是摇头。
  晚上鱼卖完回去之后,他便看到了放在柜子上的鱼缸,一时好奇,便盯着里面那条红色小鱼多看了一会儿。
  突然那鱼朝着他裂开了它的嘴,露出满嘴的尖牙。就那一瞬间,吓得他冷汗直流,等他再想看清楚的时候,那条小鱼又像平常一般欢脱的游来游去。就好像刚才他看到的都是幻觉一样。
  从那晚开始,张泽就开始噩梦不断,并且白天嗜睡。直到张泽假期过完,他母亲送他去车站,欲言又止。
  “妈,我总觉得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他问道。
  “小泽……你最近怎么会……”
  “没什么,就是最近老做噩梦,白天打瞌睡,可能是快期末了,有些紧张……”
  “是么……”
  “好了,别担心,你们也要好好照顾身体,我先回学校了。”
  “可是……”
  车已经到了,张泽没有再听他母亲继续说下去,他没想到再次看到母亲会是这样一个场景。
  午夜十二点,张桐的家里。
  张泽看见母亲就靠在床沿边,神情那么疲惫,蓬乱的发丝间居然露出了些许白色。他有些心疼,扶着父亲的手有些颤抖。而张桐拍了拍儿子的手,眼神示意他去看看他母亲。
  他松开扶着父亲的手,缓缓向母亲那里走过去,每一步都那么沉重,每一步都踏在他的心弦上,明明只有几步的距离,却显得那么遥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